487989_716859961672824_579133538_n  

 

「張家誠,給我站起來。」

令人昏昏欲睡的化學課上到一半,老師突如其來的一句話驚醒了原本神遊中的我。雖然被叫到的不是我,但當下心還是不爭氣的一震。

我坐的位置是第一排的第三個,靠近走廊邊的窗戶,所以如果有教官或是主任巡堂,最顯眼的目標無非就是第一排的六個人了。自然,坐在這種位置上,我也不能在上課中做些別的事情,至多神遊就是種奢侈的享受了。

眼見坐在我們第一排的第一個的男生用桀敖不馴的表情站了起來,他的雙眼毫不避諱的直視著老師的雙眼。

「你坐在這個位置上,上課還敢這樣明目張膽地看小說,膽子真是夠大的。」化學老師用她一貫不疾不徐的語調說:「不好意思,這麼明顯我沒辦法假裝沒有看到。」

家誠攤開了手,一副「那也沒有辦法囉」的樣子。我的視線不經意地飄到了化學老師手上那本課外書的封面,赫然發現那就是我之前借他的小說。

「馬的……」我小聲地幹罵著,那可是我的書啊,竟然就這樣不明不白地沒收了。

家誠坐下後,馬上回過頭,隔著中間一個座位,指著化學老師、對著我露出了輕挑的苦笑,似乎對化學老師的行為無可奈何。我只是冷冷地回敬了他一個中指。

  

混蛋東西!

 

 

17503_666783726680448_400525214_n   

 

救贖的鐘聲響起,化學老師才心不甘情不願地宣布下課,習慣好一點的會把課本收到抽屜去,但大部分的人卻直接站起來活動筋骨,或乾脆直接拿出手機繼續上節下課還沒結束的遊戲。

解脫的快樂迅速的在教室中蔓延了開來,但我就像一個絕緣體,所有的歡欣鼓舞都無法接近我的周身。

而家誠的心情似乎沒有受到什麼影響,他經過我的身邊時,連看都沒有看我一眼,就直接走向了他那掛朋友,還大聲地抱怨著化學老師是多機車又多變態。「我上課醒著她又說我太吵,我上課睡覺她又說我在這邊浪費時間,不如趕快去工作。」他不知廉恥的說著:「我看課外書她又沒收,她到底是想怎樣啦?」

  

我索性趴了下來,用假寐來逃避這個我不想再多看一眼的世界,對他這番胡說鬼扯我真的無法再聽下去了。上課不就是該對老師尊重嗎?為甚麼現在你竟然可以這樣大言不慚的說著對老師的不尊重?學生不就該有學生的樣子嗎?

後來,也不知道家誠是聽到了什麼事情,逕自在那邊哈哈大笑、喧嘩著一些在我耳中意義不明的笑話。聽到他這樣好像剛剛什麼都沒發生過的笑聲,我不自覺的握緊了拳,咬緊了牙。

 

上課鐘聲響了,卻沒有人肯即刻回到座位。因為對我們而言,只要老師還沒來都還不算是上課時間。

家誠似乎是想到甚麼東西忘在座位,或是下節課要交的作業忘了寫吧,我忘了,反正不重要,總之他一步步地走回了他的位置上。

  

當他經過我的位置旁時,我聽見他的腳步聲嘎然而止,顯然就是停在我的座位旁。之後,他竟然雙手放在我的頭上,用力的揉亂我的頭髮,就像對一個依然懵懂的四歲小孩所做的事情一樣,還一邊嚷嚷:「欸,不要再睡了啦,沒聽到都上課囉?起來了啦!哈哈!」

我心中一股無名火起,幹,你害我的東西被沒收,現在既然一句道歉都沒有,還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在那邊給我嘻嘻哈哈,現在到底是想怎樣?被沒收的是我的東西,你當然不痛不癢,混蛋!

 

當下,我霍然用手用力地揮開了他正堆我的手:「幹!不要碰我!」

他楞了一下,立刻回嗆:「這麼凶在衝三小?很屌是不是?我只是好心叫你上課了啊,你是在凶幾點的啦?」

「那你又是想怎樣啦?」我雙手猛拍桌子,猛然站起,惡狠狠地瞪著跟我差不多高的他。

「你是在生甚麼氣啦?不過就只是一本書啊!計較來計較去的!是不是男人啊?」他也吼了回來,平時在班上當大哥當習慣的他,自然不可能畏畏縮縮的當個被嗆的孬種。

只是聽到這句話,眼前猛然一黑,我的手完全不經思考就像前去猛力的推了他一把。一片無法思考的空白中,我只聽到我的嘴巴自動說出了我心中所想的言語,向洪流一樣,潰堤以後就停不下來:「不過只是一本書?你知不知道那是我的書啊!你知道它對我的意義是什麼嗎?你知道那本書我省吃儉用多久才買到它的嗎?你知道那是我的寶貝嗎?」

 

……」他怔住,似乎沒有想到平時隨和的我會動這麼大的怒,就連全班也跟著鴉雀無聲,所有目光都匯集到我們兩人身上,如同我們都是聞名國際的巨星行著注目禮。

 

我繼續對家誠咆嘯著:「我就是因為相信你會好好保管它,我才把它借給你的,你竟然沒有盡到保管的職責,還這樣隨隨便便的對待它,你覺得這樣對嗎?你不只浪費了我對你的相信,而且還狠狠地踐踏了它!

 

我恨恨的說完這一席話,老師剛好走了進來。我索性不再理會家誠,留下啞然的他,逕自回到一旁的位置,我唯一安靜的角落上。

 

 8738_652843428074478_356237523_n  

 

上課到一半,我前面的女生忽然傳了張紙條過來。我無神的望著在人工燈光下蒼白的紙條,霎時間無法理解它所代表的意義,剛剛的發洩使我有些六神無主。看到我恍神的樣子,她才小聲地補了一句:「張家誠叫我給你的。」

我無語地攤開了紙條,「對不起」三個大字顯眼的印入了我的眼簾。看著看著,我揚起了諷刺的笑靨。

是啊,對不起,但對不起又有甚麼用?那樣廉價的道歉再多又怎樣?我茫然地望著隔著一個座位的家誠,他的背影依舊像以前一樣,以前我們還相當要好的時候一樣。

但在此時的我眼中,他現在的背影破碎不堪,像是被張狂的黑線切割成了好幾塊一樣,殘破、又不值得親近或依靠。

看到這幕,我也不知道為甚麼,露出了笑容,這個笑容有些瘋狂,有些無奈,也有更多對世界的不屑和諷刺。 

  

我想,我看清了很多很多。剛剛那本被沒收的課外書,一定也一併帶走了我身上的什麼。

 

 

 

 

一樣救贖似的下課鐘聲,而我卻有了截然不同的心情。

  

「張家誠!」我喊了坐在前面兩個座位的他,他帶著有些欣喜的表情回頭。

 

而我,卻帶著瘋狂的笑顏,在他欣喜地注視下,親手將他的「對不起」撕成了兩半。

狠狠的撕成兩半,再也拚湊不起來的兩半。

 

「我告訴你好了,人與人之間的相信一但被破碎了,就像這張被撕成兩半的紙一樣,再也無法恢復原狀了。即使用膠帶貼了回去,也一定會留下那些醜陋的痕跡!」

  

  

望著他有些茫然失措又不可置信的表情,我感到無與倫比的滿足,驅使我的笑意更濃更濃。到了最後,我竟然不自覺的放聲大笑起來。

 

哈哈哈,哈哈哈,哈哈哈……

  

笑,人與人之間的無情無義;

笑,人與人之間的造作虛假;

笑,人與人之間逼我瘋狂的無比醜陋......

 

也當作是給過去的我,最後的哀悼。

 

 

再見了,過去那個,太蠢的我。

萬分感謝這個醜陋的世界,把那個蠢蛋給斃了。

 

 

  

  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林傑祺 的頭像
林傑祺

瞬夏

林傑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