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1469_10151626840129793_792718267_n   

 

此時此刻,時針與分針疊置於時光的頂點,而秒針跨越了歲月斑駁、最終的壁壘,時鐘躍出了十二個古銅色的音符,象徵了一日的更替。

子夜到來,寂寞的路燈仍孤獨地佇立於人行道上,那昏黃的燈光清晰地映出了每個行人的孤寂。也讓所有人明白:寂寞時時刻刻伴著每個人。

桌上那如鮮血般豔紅的玫瑰,仍自顧自地綻放著它傾國傾城的美。我輕撫著它的嫵媚,暗暗讚嘆道蒼天的鬼斧神工。或許它只有今日能綻放璀璨的光芒,但它又何嘗在乎呢?沒有事物能夠天長地久,縱然沒有明日,但它已擁有了過去與未來的交會,那最絢麗的一刻--當下。

輕輕地,我旋開了泛著黯淡光芒的鎖,推開桎梏我的門,也推開了囚禁自由靈魂的枷鎖。步出門外,自由的空氣充斥了我的肺葉,我的臉龐泛起了一抹莞爾。

忽地,我的背部陡然竄出了一對薄如蟬翼的翅膀,那暗沉的色澤簡直像是自我的燕尾服中延伸出來的影子一般。而嘴中的兩顆犬齒也漸漸增長,直至變成一柄銳利無比的罕世奇鋒。

如何?這就是我。

孤獨寂寥的荒蕪是我的保護色;而那深邃幽渺的蒼穹是我的披肩;夜,是屬於我的領域,無人得以掠奪,縱使是至高無上的上帝,祂懾人的權威在此處也是子虛烏有。

此處,是流浪者的夢鄉;而吸血鬼,則是我的名。


482144_256367664498518_1072811267_n     
   

行走於巷弄之中,蜿蜒的窄巷中少了平日的紙醉金迷,反而多了幾分冷清與寂寥。夜風拂過了我的疲憊,吹動了我的憔悴,而夜半的烏啼更為黯淡的世間繪上了一抹蒼涼的色彩。

漸漸的,我的瞳孔沒了實際的聚焦,卻多了幾分感嘆;我的腳步少了些許匆忙,卻多了幾分憂愁。

從來無人知曉我是多麼想要擁有一個能夠在陽光下自由行走的身軀,一個能讓我不必徘徊於蒼茫荒蕪的夜晚,而能夠正大光明的行走於熠熠驕陽之下的軀體。我從不明 白為何上帝要賜予我如此悲哀的運命。我曾瘋狂地咆嘯過,也曾絕望地啜泣過,甚至憤怒地飲下聖水,但最終都甦醒於下一個漫漫長夜,獨自被棄於幽冥與荒蕪之中。

祂遺棄了我,卻又讓黯淡冷清的嬋娟皎潔塵世,使得我只能一次又一次眼睜睜地目睹夢在我眼前破碎、花在歲月中凋零、人們離我而去;我無力挽留它們一瞬,只能孤 獨地度過一個個苟延殘喘的千年。在每個夜闌時分,只有旖旎的明月聆聽著我的傾訴;在每個三更之刻,只有黯淡的星宿凝望著我哭泣;有誰聽得清楚我的呢喃?又有誰曾聽聞過我的真實話語?

年復一年,我早已看了無數次狼煙升起,燎原的戰火與和平不斷的在大地遞嬗。紅了溪河;血了山巒。但人們仍舊愚昧,不斷地挑起兵荒馬亂的戰事,無論歷史給予了多少教訓,人們仍無動於衷。一次又一次,在雙手與衣裳上染滿了赤紅的鮮血、一遍又一遍,破碎了無數人純淨的心靈。

 

忽地,我腦中的思緒被空白掠奪了,連腳步也踉蹌了,全身竟有種異樣的無力感蔓延,視線在此刻被定讞了一瞬的死罪。我,單膝跪了下來。

緩緩地將手舉至眼前,發覺,它竟然正漸漸地碎去,化為粉末與塵埃歸回大地。

 

旭日,東昇了。

 

璀璨的朝陽將萬丈光芒灑落至大地之上,迤邐出一段段柔和的絲綢。我露出了無可奈何的苦笑,索性閉起了雙眸,任由那炫目的光芒穿透了我。妖異的青綠色火炎在我全身狂舞著、跳躍著,焚燒出一首又一首邁向毀滅之巔的圓舞曲。

我無力地倒下了,此刻的我是如此的無力與脆弱,如同一片即將凋零在蕭瑟秋日的炎楓,只要金風輕輕一折,就會粉身碎骨而死去。不過,我的顏面上仍蕩漾著滿足的莞爾。縱使此刻的我死去了,我仍會活於永寂的暗夜中,在一個個黯淡的夜中重獲新生,在那個沒有任何人能禁錮我真實與自由的夜中。  

最後,連盪漾在容顏之上莞爾都化成了子虛烏有。風一吹,窄巷中灰燼與塵埃與風相隨相伴,一同向遠方翱翔,不知能否到達那早已遺棄我的天堂。

 

 308461_510020809052071_1558994353_n  

灰燼之中仍有幾縷黛黑色的炎光,如黯淡的星芒那樣地閃爍著,似乎正在奠祭著我的死去,沉痛而哀傷地唸著他們的哀悼。

忽然之間,原本黯淡的焱炎大盛,它們狂舞著,如同鳳凰浴火重生那般耀眼、無可逼視。我明白絕非天使帶來了如此神聖的奇蹟,因為我早已親眼目睹過祂的羽毛灑滿天際。

漸漸地,火光由盛轉衰。而在原本的滿地灰燼之中,有一個人在火焰的懷抱中緩緩地站了起來。

我死去了,卻有另一個人因我的死去,獲得了能夠行走於白晝的權力。

他不疾不徐地拍了拍身上的塵埃,以手撐地,緩緩地站立了起來。環顧四週,活動了動筋骨,接下來若無其事地朝外頭的康莊大道邁步。

 

他的臉上,有張面具隱去了他的臉譜,不令人洞悉他真正的心靈;

而街上的每個人,竟也都如「他」一樣,戴著一張又一張的面具,用虛偽掩去了他們真實的面容。

 

 

其實每個人,都是經由夜晚的死去,得到白晝的新生;

我們都是深夜中孤寂的吸血鬼,日復一日被困於黯淡的月色中;

灰飛煙滅於白晝時分,只能在夜闌之刻重獲新生;

那最真實的自己,僅活於那屬於流浪者的夢鄉之中。

 

579441_618666781492143_1201157598_n  

 

     

 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林傑祺 的頭像
林傑祺

瞬夏

林傑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